不少研究认为新冠肺炎主要威胁老年人、基础病患者等免疫力低下人群,儿童感染后一般症状轻微,鲜有重症病例,恢复也较快。然而,近日以色列的相关调查及临床实践表明,新冠肺炎对儿童的威胁可能被严重低估,儿童感染新冠病毒后可能面临多种长期、严重的后遗症,且这些后遗症的诊断和治疗都需要进一步研究。

症状多样的后遗症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以色列施耐德儿童医疗中心、苏拉斯基医疗中心、沙尔戴克医疗中心等知名医疗机构均已开始针对儿童新冠后遗症的治疗。施耐德儿童医疗中心甚至成立了专门的诊室,目前有150名儿童正在该诊室接受治疗,而排队名单上仍有数百人,由于后遗症治疗周期很长,等待时间可能需要半年。

除了患者人数多,后遗症的种类也非常多样。包括呼吸短促、肌肉疼痛、头痛、疲劳、睡眠障碍、胸痛、脱发、消化系统疾病、味觉和嗅觉丧失、体重减轻、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等。有60%的患者称,这些症状导致了日常生活功能的减退。

施耐德儿童医疗中心医生、传染病专家阿什肯纳齐∙霍夫农称,在部分儿童身上,后遗症在新冠康复后立即出现并延续下去,而在另外一些儿童身上,康复后会有几个月的平静期,之后才出现后遗症。从持续时间上看,有的儿童后遗症会持续半年,有的甚至持续一年以上,严重影响儿童们的日常生活。同时,在接受治疗的儿童中,有15%的人被发现体内没有新冠病毒的抗体。

严重程度或被低估

此前,人们普遍认为,儿童受新冠肺炎的影响较小。以色列儿童新冠患者中仅有1%需要住院治疗,症状比成人也较为温和。但近日出现的一些研究数据引起了业内人士对儿童感染新冠后遗症的担忧。

究竟有多少儿童康复后仍有后遗症?9月,以色列卫生部曾公布这样一组数据:在3岁到18岁的新冠患者中,有11%的患者在康复后仍持续出现症状。该数据源于对13834名新冠康复儿童父母的电话调查。

根据该调查,儿童年龄越大,可能更容易出现长时间的后遗症。有1.8%的3—6岁患者的后遗症长达半年,而在12—18岁患者中,这一数据为4.6%。同时,有症状患者相比无症状患者出现长时间后遗症的可能性更高。例如,在有症状的12—18岁患者中,有5.6%的人出现长期后遗症,而无症状同年龄段患者中,这一数值为3.5%。

霍夫农认为,上述调查可能仍然低估了儿童出现新冠后遗症的情况。她说,在来医院就诊的儿童后遗症患者中,有15%的孩子此前每天可以运动3—4小时,而在感染新冠病毒康复后,很多人甚至不能走路5分钟,但他们的父母、医生并不是都能将其与新冠联系起来。有些孩子的后遗症没有影响其日常生活,因此父母没有注意到。

病情诊断面临难题

目前,国际上对新冠肺炎后遗症的研究仍处于初始阶段,世界卫生组织仍未给出相关诊断的指南性文件。

霍夫农称,医生对新冠肺炎后遗症认识的缺乏带来很多问题。一方面医生可能无法正确诊断,而是告诉家长这是孩子的心理作用。另一方面也可能根据孩子的表面症状进行广泛但没有必要的检查,导致误诊。例如有一个头晕目眩的儿童新冠后遗症患者曾在耳鼻喉科接受了一系列检查,并被诊断为眩晕症。由于对后遗症症状不熟悉,很多孩子经常因为某一种症状来医院就诊,其实他们还有其他症状,曾有一个少年说他呼吸急促、胸口疼痛,经过询问后发现他还有难以入睡、四肢刺痛等症状。

事实上,对新冠后遗症的及时发现、诊断十分重要。从2020年4月至今,以色列发现约100名新冠肺炎康复儿童患上“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PIMS)”。所谓PIMS通常在感染新冠病毒8周到10周后出现,其开始表现为胃痛、皮疹和发烧,但可能发展成危及生命的心脏损伤,需要及时住院治疗。2021年10月9日,一名16岁的以色列少年因患PIMS死亡。

霍夫农还说,很多儿童的后遗症表现为味觉和嗅觉缺失,其感到食物的味道完全改变了,因此会出现挑食等现象,导致严重的营养不良。(胡定坤)